也谈爽文

也谈爽文

论文外审结果的出来让我松了一口气,最近一个月来搞论文搞了许久,精神疲惫。不如给自己放两天假期,于是我舒舒服服地躺了两天,又看了天蚕土豆的一部爽文《元尊》,不得不说,依旧是熟悉的套路,依旧是熟悉的剧情,依旧是熟悉的烂23333。但谁不爱垃圾食品呢~看到最新连载的地方,思来想去,不如炮制一文,来谈谈爽文。

爽文是怎么一回事

很长时间以来,网络小说都被主流媒体和传统作家所批判,例如莫言曾将网络文学的无序和低俗状态比作“乱写大字报”,作者言所欲言,风格内容上肆无忌惮,毁掉读者胃口。桑地说,网络文学其实就是“聊天文学”,其作品比“垮掉的一代”还让人沉沦。

最早的网络小说仅仅是以网络为载体,网络小说的形式和内容仍然和传统的文学相差无几。随着网络时代的推进,更多的“草根”作者开始在网络上发表自己的作品,“草根”作者一方面不受传统写作方式的限制,内容形式多样;另一方面也由于这类作者没有经过文学培训,大部分作品文学性不强。这时候网络小说还很小众,很多小说也不被主流文化所认可。例如当年红极一时的《坏蛋是怎样炼成的》,讲述黑道、贩毒、官商勾结等故事,随着主流叙事话语对网络的监管加强,这类小说逐渐销声匿迹。

随着网络时代的全面来临,越来越多的作者,包括传统的“学院派”作者,都开始拥抱网络,在网络平台进行作品的发表和交流。网络小说也逐渐分化为两类,一类是从纸媒小说转到网络的小说,这类小说的作者多是“学院派”,其创作和传统小说区别不大;另一类就是以在网络上发展为主的小说,这类小说的作者多为“草根”,其创作内容天马行空,内容更加多样,且为了规避主流叙事话语的监管,这类小说的故事大多发生在作者虚构的时空下。可以称为“幻想类”小说。

幻想类小说有很多种,不同种类的小说对应不同爱好的读者群体。随着网络小说盈利规模的扩大,为了进一步留存读者和满足读者的爱好,这类小说逐渐发展为了“爽文”。

爽文有不同的流派和风格,存在不同的“爽感模式”。大多数网络作家在接受访谈时几乎都提到网络小说的“消遣”和“娱乐”功能,满足读者“爽”的需求成为他们的信条。当然,不同的读者有不同的“爽点”,包括“占有感”“畅快感”“优越感”“成就感”等,其叙事实践包括先抑后扬、金手指、升级、扮猪吃虎等。而为了让读者一直“爽下去”,爽文往往篇幅极长,动辄数百万字,远超过传统意义上的长篇小说。

爽文可以简单分为男性向和女性向。女性向的作品多以言情为主,可以简单分为“甜宠”和“虐恋”两类。笔者对女性向作品知之甚少,这里主要谈一下男性向的作品。男性向的作品以男性读者为群体,最流行的莫过于玄幻、奇幻、武侠、仙侠等类别了。这类小说不受当下时空限制,因此作者可以尽情挖掘读者的爽点进行写作,笔者认为其中典型代表就是《斗破苍穹》,堪称一代爽文经典。

爽文哪里爽?

黎杨全,李璐的文章《网络小说的快感生产: “爽点”“代入感”与文学的新变》对爽文的爽点做了非常精妙的总结,笔者这里摘录一下:

总体来看,网络小说主要呈现为这样几种“爽感”:

  • 占有感:主角获得宝贝、神器、功法、装备、经验、魔兽、宠物、钱财、人才、助手、美女/俊男,等等。“占有”既包括各种“物”,也包括各种“物化”的、只具有“功能性”的配角们。占有的方式要么是捡漏撞大运,纯属意外; 要么是自身努力、“做任务”所得; 要么是打败竞争者、抢夺他人。在第一种方式中,读者会“窃喜”、产生不劳而获的侥幸感; 在后两种方式中,为了增强占有爽感,写手们需要在写作中不断强化“物”的存在感,一面强调其巨大好处,一面渲染获得的艰难,从而让“追文”的读者产生对“物”的“真实”渴望并不断内化。网络小说中盛行的打怪得宝、“送菜流”以及主角征服所谓“冰山美女”“小龙女”等,都是充分利用了这一原理。这种本质上为自私与贪婪之心的占有欲在各种NP文(后宫文、种马文) 中得到极致表现。

  • 畅快感:主要表现为主角的发泄、报复或战斗。过程是强力压制后的瞬间爆发,关键词是畅快与随心所欲,羞辱或轰杀对象往往是各种自以为是的“强权”( 如各种官二代、富二代,或高富帅、“傲娇女”) 。从道义上,它是一种“惩恶”,满足朴素的正义感; 从情绪上,它是一种发泄,释放潜在的暴力倾向; 而在实质上,它是一种“疗伤”,冀图摆脱现实中的各种憋屈、羁绊,“杀伐决断,惟我本心”,渴望突破与任意而为。这里又有两种写法: 笨拙的写手往往无限拉低反派人物的智商,从而让这种爽感来得单薄与廉价; 高明的写手则写出对手的强与狠,从而更能突出主角的伟岸与正义,由此带来更大爽感。

  • 优越感:表现为众人瞩目之下主角的优势与卓异。常常需要引入比较视角: “通过与配角在财富、身份地位、武力、生产辅助技能、文艺才华等方面的对比,来衬托猪脚的富有、高贵、强大、博学。读者代入这样一个万能的猪脚,才容易获得那种人上人的优越感。”为了获得这种区分,主角要么从高武世界“穿越”到低武界面; 要么“重生”回以前; 要么扮猪吃虎,起始隐藏实力,而后惊艳亮相; 要么成为世界毁灭时刻的最后希望,扮演拯救宇宙的“个人”英雄……总之,他/她需要获得与众不同的区分意识,需要在“他者”的惊叹、艳羡、嫉妒、仇恨、膜拜等一连串“复杂”情绪中确证自我。

  • 成就感:主要表现为主角在逆境中不断奋斗与成功、让自我或集体不断强大的故事程式。这既包括“升级”,侧重主角个人武力、功法、财富、技能、权力的提升; 也包括“种田”,侧重展现主角不断地攀“科技树”,渐次实现群体( 如民族、国家) 势力的强大。当主角成圣成神,抑或实现拯救家族、苍生、国家乃至星球的不世功业之时,也就是他环顾四野、睥睨天下、志得意满之时: “这是爽的不能再爽的爽点了!”

当然,这些爽感也并不是爽文所独有的,任何“让人觉得爽”的事情,爽点基本都是以上几种。爽的本质来自于大脑的奖励机制,简单来说就是和多巴胺相关。谈到这里就很容易认识到,爽是会成瘾的。大脑存在4个成瘾环路(奖赏环路、记忆−学习环路、动机环路和认知控制环路),不同的爽对不同的环路刺激程度不同。

笔者认为,爽文、电子游戏、抖音等短视频、刷微博朋友圈等社交行为的爽可以归结为一类,这类爽来自快速、新鲜、视听等全方位的刺激。通过短暂,持续的刺激和持续不断的任务系统来让人爽。特别是任务系统,让每一次行为都不能够被完全满足,上瘾程度很高。例如打游戏,通过不断的装备升级或者打怪来给予满足感和渴望;而社交行为或者短视频,则是对无法预知对刷到的动态的期待来持续诱惑;爽文则二者兼有,既具备对后续未知情节的渴求,又通过主角的成长与打怪来持续刺激。

相比之下,传统小说、竞技体育和运动则是另一类爽,这类爽在于通过持续、低频的刺激的加强,最终达到强烈的刺激和快感。竞技体育和运动往往耗时很久,且在这一过程中,双方的每一次对抗和胜负,都会导致结局的变化,参与者或者观众会为每一次得分而欢呼,为最后的胜利而狂欢。这类爽一成瘾性没那么高,因为最后的胜利刺激非常大,但频率不够高,不足以改变大脑的适应性。传统小说故事情节曲折,主角要“抱得美人归”往往要长期的情节发展。例如《神雕侠侣》中,杨过和小龙女要经历不断的相遇与分别,每一次的相遇都不够完美,都要留下悬念,直到最后终于团圆。可以看出,这样的爽和相比网络爽文男主的人见人爱差别巨大。

现代发达的科技,便捷的网络让人们生活越来越快,时间变得碎片化,速食文化发展,人们所追求的爽也逐渐向着新鲜、快速的爽为主。海德格尔早在20世纪就曾预言,“我们的社会将进入读图时代。当人类身处的世界被裹挟进入到读图时代后,文学接受群体潜藏的各种因素得以被激发。将不再满足于被动地接受作家‘闭门造车’完成的作品,而是希望能够在阅读中获得感官的刺激,并将此种刺激的获得与否作为评价文学作品的重要标准。”,爽文中全角度、多方位的视听与心理体验,无疑是这种刺激最好的载体,因此也变得越来越流行。

爽文的叙事模式和情节设置

爽文要让作者持续不断地,快速的获得爽的效果。在叙事的类型和情节的设置上往往具备模式化的特点,首先说叙事。爽文的叙事往往有三个模式:

  1. 小人物成长
  2. 游戏副本式升级
  3. 机缘与奇遇

首先是小人物成长,小人物的成长往往伴随了整部作品,一般都是从少年时期开始,逐步变强,一直到成为整个世界(甚至其它世界)的霸主。同时,为了够造小人物成长的过程,作者还会引入其它人物,并出现在主角成长的不同阶段,以至于产生一种脸谱化的叙事:主角每变强一点,就会存在一个挑战对手(这个挑战对手往往看似比主角强大),但最终总会被主角所打败。

这种成长模式一方面故事剧情时间线单一,作者不需要设计太多情节,可以持续大篇幅连载。另一方面这种变强的模式符合读者心理预期,特别是符合年轻人爱做梦,好高骛远的特点。

其次是游戏副本式的升级,即随着故事的进展,主角要去不同的地方开始新的历练。这种副本式的闯荡为作者的创作带来了很大方便,作者要满足读者“爽”的预期,主人公就必须要快速成长,快速成长就会很快到达当前区域的巅峰,为了防止主角无敌于天下或用完场景,必须进行副本的切换,主角在新的环境下继续成长历练。新的不同空间场景也可以包含了新的等级制度、新的奇遇任务,进而形成新的阅读期望,让读者忍不住继续阅读下去。另一方面这种副本式创作方式也极大方便了作者的创作,同样的模式换个环境换个人物名字再写一遍即可。

最后是机遇与奇遇,机遇与奇遇赋予了主角快速成长的特质,获得的奇珍异宝也满足了读者的“占有欲”;另一方面在获取机遇的过程中,也是主角发挥主角光环,与他人的争夺宝物的好时机,满足读者的“征服欲”。这类奇遇为其实现由小人物到强者的逆袭埋下伏笔。也给读者带来无尽期待。

除了这些叙事模式外,在具体写作上爽文往往有多种类型:

  1. 先抑后扬,作为小人物的主角,初始由于实力、身份、地位、财富或技能的不济而受挫/受辱,但并不甘于沉沦,遂立志奋起,成功“逆袭”。先抑后扬实际上成为网络小说普遍的叙事节奏,网络小说很大程度上就是不断重复这“抑—扬—抑—扬……”的过程。
  2. 升级,在玄幻、仙侠、修真文中,升级就是等级、功法、技能、法宝的不断提升; 在历史军事文中,就是国家实力的不断强大;在官场文中,就是主角地位的不断抬升;在竞技文中,就是主角球技的不断进化;在商战文中,就是主角金钱的不断累加。小说不断连载,主角不断强大,读者不断追看,这一过程永远不会停歇,不断有新的强者、新的挑战与新的目标,一直写到作者所构建的宏大世界的尽头。
  3. 扮猪吃虎,所谓扮猪吃虎,即指主角伪装实力,初看并无特异之处,从而遭到脑残反派或配角们的“群嘲”、各种“看不起”,其后主角显示实力、地位与身份,震惊四座。扮猪吃虎具备一种前后对比的出人意料之感,是一种“情非得已、被逼无奈地出手”,在道义上获得读者的同情,更增添一份后发制人的老谋深算,同时传递了中国人根深蒂固的“找回场子”的面子观。

这些不同的手法和叙事模式的结合,构成了爽文行文架构的基础。

爽文的写作手法

爽文是如何实现全角度、多方位的视听与心理体验呢?这就离不开爽文的文学特质和文学写作。

现代意义上的文本不仅包括文学文本,也包括绘画、雕塑、音乐等其它艺术文本。不同的文本具有不同的表现力,文学文本以语言文字这一抽象符号系统作为载体,它不像绘画造型等使用可感知的材料媒介。因此文学首先诉诸的是人的思维, 而不是感觉, 这就使得文学无法向读者直接传达具体、可感的形象, 而只能通过思维的中介才能间接地在读者的头脑中唤起相应的形象。这就给文学带来了其他艺术样式所无法企及的优点。文学可以进行多层次、多角度的描写。例如可以直接描写主角的心理想法、通过配角的行为或者语言来衬托主角、通过描写环境来表现等等。

文学文本的形式为爽文带来了巨大的优势,读者代入感可以更强。因此尽管很多爽文被改编成了动漫、电视剧等,其号召力都比不上爽文本身。因为影像的表现限制了读者的想象,也降低了读者的代入感。“爽”的体验不足。

在文学写作上,为了进一步增加读者的代入感和多方位体验,爽文在描写技巧上颇具特色:

  • 首先是爽文描写往往抽象而不具体,大量模糊化处理。网文圈曾经流传一个有趣的说法,一新人写手询问“老鸟”主角的身高应设定为多少合适,老鸟回答说: “一人高!”。这种故意留下的模糊与空白中,读者就会把自己想象成主角。
  • 其次爽文的主角身份要有代入感,角色设置通常为小人物在某种奇遇并且不断的努力后,表现出更高的才能。为了增加这一效果,还会给主角设置诸多障碍,例如主角最开始是个废物,或者遭受了某种巨大的打击等。随着连载的继续,主角越来越强大,读者也就会越来越有一种“真实”的幻觉,认为自己就如同主角一样在成长。
  • 最后爽文的主角有普通的三观和较好的性格,因此主角一定要高尚,但主角并不会无私,反而常常会存在私心,占有欲,好胜心等。这样才能更符合普通读者的心理预期。

除了这些描写的技巧外,爽文的写作语言也颇具特色,写作语言分为叙述人语言和人物语言。爽文在叙述人语言上,用词夸张,情感强烈,效果类似于流行的“喊麦”。人物语言上,多用台词式的对话形式。而台词具备性格化、动作化、口语化的特点。我随便摘录一段:

夭夭握着玉葫芦的手微微一顿,她眸光流转,旋即一声轻笑:“倒是不枉这次的付出。”

“这道源术,未曾有等级标明。”周元有些疑惑。

夭夭似是心情不错,展颜笑道:“寻常等级,的确难以衡量它,这般源术,莫说是源婴,法域,就算是圣者强者,都会为之心动。”

“至于为何,待得你有朝一日踏入圣者时,自然便知。”

这种语言既交代了故事内容,又推动了故事的情节发展。特别是一些特定环境下的语言描写,更能突出主角的特质,也让读者有极强的代入感。例如《斗破苍穹》里在萧炎修炼出问题变成废物的时候,面对纳兰嫣然退婚,讲出的一段话:“纳兰小姐……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!”。作者前期渲染了主人公萧炎因为不能修炼受到的种种鄙视,在萧炎刚刚可以能够修炼的时候,增加这一打击无疑能让读者深刻感受到主人公的内在意识,给读者极大的代入感,也为后面情节的发展做了长远铺垫。

除了台词对话,爽文还会对战斗等场面进行大量夸张的渲染描写,并大量使用拟声词。这些手法使得读爽文仿佛像是在看电影,带来强烈的视觉和听觉冲击。这里随便摘录一段:

那赵仙隼恐怕巴不得他退开,他好直接熄灭祖龙灯,破坏他们这边的谋划。

所以,他不能退!

宁死不退!

周元的眼中有红光闪现,面庞陡然变得森然狰狞下来,他脚掌一跺,身躯之上神圣的琉璃之光疯狂的涌动,浩瀚的力量在掌心中犹如是化为了一轮大日,与此同时,他五指紧握大日,一拳轰出。
只见得雪白毫毛自皮肤下涌出来,化为拳套,最后瞬间幽黑之色。

神府之中,源婴也是爆发出亿万道光华,滚滚如洪流般的源气席卷而出,流淌于四肢百骸之间。

轰!

强悍无匹的力量,伴随着周元这一拳涌出,与那青光相撞。

可以看出,这里的“宁死不退!”,“亿万道”等夸张用词,极大渲染了动作场景,效果强烈。同时像是“轰”等拟声词也会被大量应用,给读者带来了一种极其强烈的听觉感、画面感、真实感。这样的叙事方式,将虚拟与现实之间打通了,给读者带来身临其境的阅读体验。

爽文的文学性

爽文在商业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但论起爽文的文学性和价值,恐怕就要打一个很大的折扣了。很多人喜欢把爽文和金庸的武侠小说做比,但金庸的小说历久弥新,近年来更是从可读的文本转换为了可写的文本,反观近年来出现的爽文,读者往往过目即忘。

笔者认为,爽文的文学性主要存在以下问题:

人物形象不够丰满

爽文里大多数人物形象极为单一,首先说反派角色,他们或好杀戮,或好女性,或吃人,或残忍等,性格极为单一,往往是为了“反派”而“反派”,这种反派存在的目的有二:1. 做坏事;2. 被主角所打败。角色完全没有深挖的空间,相比之下,金庸小说里对反派的塑造就非常有深度,例如《天龙八部》里的四大恶人,每个恶人都有不为人知的悲惨过去,他们做坏事也就顺理成章了。

除了反派人物,大部分正派人物也同样如此,作者对人物唯一的塑造只是容貌、性格、出身、功法、等级;这些人物的过去则一概不谈,正派人物的日常就是修炼和与反派作战,所有人都仿佛提线木偶,只有主人公是不同的场景穿梭。读整本书仿佛在玩一个升级类的角色扮演游戏,除了寥寥几人任务相关外,全部都是NPC。

甚至是主角也不例外,主角的性格、性情都是为了情节而存在的。仅有和主角相关的人物才能够出场,而这样的写作方式无疑使得主角的形象也遭到了摧残。

故事程式化,套路化太强

爽文的模式非常固定,前文已有叙述,这种程式化、套路化的写作,虽然有吸引住某些读者的效果,比如通过不断地挑战强者,来满足读者的“变强”心理。但是在读者看多了这种叙事方式之后,就会慢慢对这个作家的作品、甚至这一类作品失去兴趣。整个故事具备极高的预测性,读者完全能把握主人公的人生轨迹。例如主人公在与强者作战时,一定会成功。另外“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”也是作者常用的设定,但凡大的机缘、珍贵的物资,都是处于险地。作者通常将主角置身于一个极其险恶的环境中,给读者制造出一个巨大的剧情“冲突”,然后主角历经各种磨难,最终获得机缘、获取物资,让读者获得一种阅读满足。

故事时间线单一

爽文一般都以一位主人公为核心,从头到尾使用对主人公的第三人称全知观点叙述,没有任何人称和观点的转换。这一方面使得爽文文学价值不高,另一方面也使得叙述陷入冗杂和无聊。从头到尾读者都是在看主人公的发展。以金庸的小说做比,典型的就是《天龙八部》,三位不同的男主角各有各的时间线,且他们的时间线常常交织汇总,以造成更大的戏剧冲突效果。尽管在故事线的处理上可能不尽完美,偶尔需要机械将神--扫地僧来圆场,但比起爽文主人公动辄逆袭、真神降临等毫无逻辑的转变好了太多。

在爽文里,尽管不同的人物可能也会有不同的发展,但作者对这些发展几乎没有任何讨论,仅在特定需要推动情节或者渲染气氛的时候,寥寥几笔,写一下某地的某人,此时正在做什么事情。而不具有独立的发展空间。

语言文字可读性不强

在我国古典文论中,对‘气’、‘神’、‘韵’、‘境’、‘味’的追求一直是作为文学的基本审美范畴。正如上文所说,爽文大多没有任何人称和观点的转换,语言文字单调夸张,缺乏内涵。另外由于爽文多台词化的人物语言,因此口语化严重,诗化水平极低。相比之下,金庸的小说文学功底较高,在写作上运用多种文学技巧,摹状精妙,虚实相生,甚至被选入课本,作为教学范例。另一位著名武侠小说作家古龙的作品,更是有被称为散文的美誉。

当然也无法对爽文作家有太多苛求,毕竟他们每天要进行甚至上万字的连载,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打磨作品。另一方面,诗化的语言往往需要读者细细体会,读者如果一目十行地看甚至会“看不懂”,而具有口语化、动作性、性格化但诗化欠缺的台词化语言,恰恰是当今快节奏社会大众较容易接受的东西。

内涵不足

爽文故事往往非常单一,一言以蔽之,曰“打怪升级”,仅有的内涵就是主人公代表的正义战胜了邪恶。尽管作者努力地去丰富情节,但是从头到尾都好像是主人公的一部掠夺史,通过对各种修炼资源的抢夺,来不断增强自身的能力,然后又去进行新一轮的抢夺。这种单一的模式没有任何对正义、人性等的探讨,整个世界都是一个二元世界,非白即黑,非正即恶。同样以金庸的作品为例,金庸的作品尽管主题也较为简单,但内核往往有着对侠义、民族、国家等深层次的探讨。

随着时代的发展,对文学的要求也越来越高,爽文内的杀戮和斗争无疑还停留在《魔戒》时代:索伦就是恶的代言,就是以控制世界为目的不择手段。尽管这种对真善美的追求没错,但早在亚里士多德就意识到了:理想的人格应该是全面和谐发展的人格。本能, 情感, 欲望之类的心理是固有的, 就有要求满足的权利。给他们适当的满足就可以对性格产生健康的影响。这也是为什么古希腊的悲剧、莎士比亚的作品能够经久不衰:有的时候我们不止想要看正义战胜邪恶,有时候对正义的探讨反而更有意义。

掩卷遐思

爽文尽管文学性不足,不被主流媒体所认可,但毫无疑问,爽文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中国作家富豪榜排名前列着,大多都是爽文作者。爽文似乎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我们现代社会的意识形态,比如对角色完美形象的追求反映出我们现代人对完美主义的追求;对外界资源的掠夺来壮大自己,反映了现代社会以来某些人通过对大自然、对外界的掠夺来实现社会的发展;这种自私性的塑造,也反映出现代社会某些人越来越明显的自私性和功利性。

而爽文刻意的情节设置与语言风格,也迎合了读者的心理欲望。读者喜欢看什么作品,喜欢什么情节,爽文就写什么内容。相比而言,看金庸的小说,总有爽和不爽的时候,例如令狐冲的迂腐,张无忌的懦弱等。

所以就算是看透了爽文的套路,体会了爽文的写法,在忙碌过后,需要一点持续的轻松和愉悦时,我还是会沉迷于爽文中,躺上十几个小时,津津有味地看上数百万字,YY一把。

只是免不了边看边痛心疾首:作者你就不能换个情节吗!

参考

  • [1] 黎杨全,李璐.网络小说的快感生产:“爽点”“代入感”与文学的新变[J].海南大学学报(人文社会科学版),2016,34(03):81-88.
  • [2] 子迂. 速食文化的時代:我們閱讀長文的能力正逐漸地消失[EB/OL]. https://www.setn.com/News.aspx?NewsID=217387, 2017-1-21.
  • [3] Nestler E J. Is there a common molecular pathway for addiction?[J]. Nature neuroscience, 2005, 8(11): 1445-1449.
  • [4] Lorenz R C, Gleich T, Gallinat J, et al. Video game training and the reward system[J]. Frontiers in human neuroscience, 2015, 9: 40.
  • [5] 贺金波, 聂余峰, 周宗奎, 等. 网络游戏成瘾与海洛因成瘾存在相同的神经机制吗?——基于 MRI 的证据 [J]. 心理科学进展, 2017, 25(8): 1327-1336.
  • [6] 蔡欢江.从语言媒介看文学的表现力——兼论诗与画的界限[J].唐山师范学院学报,2018,40(02):45-50.
  • [7] 吴辉. 从《斗破苍穹》看网络文学的写作[D]. 湖南师范大学,2019.
  • [8] 赵禹.“异面存在”的真实——从《斗破苍穹》看网络玄幻小说的文体意义[J].昭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,2012,34(06):21-25.
  • [9] 许民彤. “爽文”为什么流行?[N]. 内蒙古日报(汉),2018-10-12(010).
  • [10] 王昱娟.后撤还是进击——网络文学价值辨[J].中国高校社会科学,2019(02):132-139+160.
  • [11] 知乎.中国网络小说的发展历程大体是怎样的?[EB/OL].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3509804,2014.
  • [12] 知乎.所谓网络小说中的「爽文」,是怎样让人感觉到「爽」的?[EB/OL].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7815567,2017.
  • [13] 中国作家网.2019年度网络文学发展报告[EB/OL].http://www.chinawriter.com.cn/n1/2020/0220/c404027-31595926.html,2019.
updatedupdated2021-08-292021-08-29